传媒中国
adall1 adall2
当前位置:传媒中国 > 传媒科技

华夏幸福蝉联中国产业新城运营商综合实力榜首

栏目:科技     编辑:宋元明清    时间:2017-08-21 11:28     热搜:产业
华夏幸福蝉联中国产业新城运营商综合实力榜首

华夏幸福卫星导航产业园。 (资料图片)

华夏幸福蝉联中国产业新城运营商综合实力榜首

华夏幸福固安产业新城内某企业的生产基地。

华夏幸福蝉联中国产业新城运营商综合实力榜首

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华夏幸福执行总裁赵威(左)正在同德国专家交流。

曾有人把招商引资形象地比喻为“下河捕鱼”,甭管什么鱼,捕到了就是好样的。但时代变了,以华夏幸福为代表的产业新城运营商也转变了招商思路。华夏幸福认为,从众多项目中挑出最好的、最关键的才是目标。要最大限度避免招商的盲目性,首先要从宏观经济走势和行业发展趋势两个层面作出判断,之后才是微观上的精准招商以及产业生态和产业载体建设

最近,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好事不断。一是华夏幸福探索形成的PPP模式受到国务院办公厅表扬,旗下多个产业新城项目入选国家发展改革委PPP示范项目。二是中国指数研究院近日发布“2017中国产业新城运营商综合实力TOP10”榜单,华夏幸福凭借其在产业发展、城市建设和企业经营能力等方面的综合实力,蝉联中国产业新城运营商综合实力榜首。

从最初深耕固安产业新城,到大厂、嘉善、江门等一批产业新城的陆续收获,再到顺利“出海”布局“一带一路”,华夏幸福目前签约运营的产业新城数量已超70个。

“华夏幸福是真心实意要干好产业新城的。但产业新城和普通的地产项目有巨大差别,这就需要摸准‘门道’。”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专访时,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赵威开诚布公地讲述了自己从业17年来的体会。

招商团队“三七开”

产业发展是产业新城最核心的业务板块。华夏幸福产业新城运营商的定位决定了其在产业发展上必然不遗余力,全球3600多人的产业招商团队就是一个佐证。

“我们的招商团队绝对是全球最大的,但并不是说人多就可以把活干好。”赵威说,为了“让专业的人专注专业的事”,招商团队内部实行产业服务公司制,并根据当前电子信息、高端装备、新能源汽车等10大行业发展需要成立了160多家产业服务公司。

赵威表示,具体到招商引资和产业定位时,他们会把10大行业“下沉”到二级、三级目录,以实现精准服务。“比如,光电子信息一个行业就包含很多子行业,在招商时我们会先‘下沉’到半导体、芯片一级,具体到芯片又再次‘下沉’到显示和智能终端一级,就这样一层一层把产业链‘剥开’,再连接起上游材料零部件、中游面板模组、下游应用等。”

那么,招商团队又是如何构成的呢?赵威说,最重要的就是有所侧重,强调能力的“三七开”。具体来说,30%的员工要求具备区域统筹招商能力,另外70%的员工则来自于专业的招商领域,主要负责对标行业专家。“他们的业内资源非常丰富,对行业判断更加准确,对行业发展的判断也更具前瞻性。”

资料显示,目前华夏幸福的定位主要有两个,一是为企业提供投资建厂的全程服务,二是为地方政府提供产业发展的全套解决方案。

“很多人感到不解,为什么我们不谈招商引资服务而要提全套产业发展解决方案?这涉及到发展理念的问题。”赵威表示,从最初的区域定位到产业要素的打造,再到招商引资及企业入驻的后续服务,华夏幸福会提供一整套解决方案,这样做可以加速培育区域产业生产环境。

“如果产业环境没有形成,单纯的招商引资会越来越难,好项目恐怕不太愿意来。在这方面,固安产业新城、大厂产业新城等就是成功例证。”赵威强调说。

宏中微“三位一体”

华夏幸福一直相信,凭借产业生态系统的营造,继而打通创新技术的商业化路径,将成为撬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营造生态系统的第一步就是产业研究。”赵威举例说,“10年前,各地都在抢着上单晶硅、多晶硅项目。但根据行业规律,项目从签约到达产一般要2至3年时间。结果是不少地方花了大代价,等来了一堆落后产能。所以,要最大限度避免招商的盲目性,必须从宏观经济走势和行业发展趋势两个层面判断”。

与宏观层面不同,中观层面的主要目标是明确产业发展的具体环节。比如,目前很多区域都在积极布局新能源汽车。对此,华夏幸福的判断是,不要一上来就投整车项目。“我们希望从新能源汽车的三电(电池、电机、电控)技术做起。这些核心环节做好了,产业集群很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形成。”赵威说。

做好宏观和中观的判断后,下一步自然就是在微观上的精准招商。赵威坦言自己就曾闹过笑话。多年前,他接触了一个“航空装备”项目,被告知在飞机上使用量很大,结果一看,这不就是给空姐做衣服的服装厂吗?还有些地方把产业定位在新一代智能制造上,却招回了生产轮胎、铆钉的企业,不仅占用了很多资源,对区域经济发展也没有实质性推动。

“反观大厂影视产业新城,它之所以能发展得这么快,主要就是看准了北京影视业稀缺的‘棚’资源。真正占地少、附加值又高的部分是前期的孵化、制作、培训和后期的发行、特效等环节,大家普遍认为的核心竞争力——外景拍摄的经济效益反而一般。毕竟,大厂作为河北最小的县一共只有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根本承载不了外景地的业务。”赵威说。

“过去,我们经常把招商引资比喻为‘下河捕鱼’,甭管什么鱼都行。但现在不一样了,你得捕到二两重的‘红尾巴鱼’才行。从一大堆项目中挑出几个最关键的才是华夏幸福要做的。”赵威笑着说道。

产业生态靠服务

打造产业新城的关键在于营造一个符合产业发展需求的生态体系。在多年实践中,华夏幸福逐步探索出一条从选址服务、行业圈层构建、产业载体建设到一揽子政策支撑的全流程服务模式。

“以前给企业选址就是给一张‘红线图’,注明这块地方的大小、坐标等。但华夏幸福强调的是选址服务,重心得落在‘服务’二字上。”赵威说,当年为德国某高端轮胎企业亚洲生产基地选址时,华夏幸福除了提供地块基本情况外,还把当地医院、国际学校分布甚至最受德国人欢迎的超市酒吧在哪里等都写进了选址方案,附近地区每年毕业生情况、平均工资水平等关键信息也都写得明明白白。尽管这家德国企业最终还是选择在橡胶原产地马来西亚建厂,但这份选址方案却让德方竖起了大拇指:“如果选址在中国,华夏幸福的方案是首选。”

近年来,华夏幸福分别与太库科技、苏州火炬、伙伴地产等企业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并与全球知名选址机构康威国际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看重太库科技是因为其全球领先的技术优势,苏州火炬是江浙一带知名的科技园区和小微企业服务机构,伙伴地产是华南地区专门从事工业厂房租售的企业,康威国际则能带来全球产业发展趋势及行业大数据。它们共同丰富着华夏幸福的行业圈层。”赵威说。

产业载体建设是华夏幸福最看重的核心能力之一。赵威将产业载体分为行业标准产品、专业定制产品和工业管理服务3个层面。“比如对企业吸引力很大的专项服务,招商局管委会一般做不到,毕竟它不可能为一个项目专门去组建400人至500人的团队。但华夏幸福却可以。通过对资源、渠道和圈层的调动,我们能帮助企业解决很多具体问题,这些恰恰是企业最需要的。”

赵威坦言,他个人感觉,实体经济并没有“像传说中那么不好做”。“中国实体经济已经到了创新驱动快速发展的新阶段。比如,在传统汽车的发动机、变速箱等领域,国内企业确实没有太大机会了。但智能网联汽车时代来了,所有企业、所有国家都有机会。所以,做好产业新城、助推产业发展不仅仅是一种情怀,更是我们这一代企业、企业家的责任与使命。”(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顾 阳)

来源:中华网

相关阅读

adl03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