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中国
adall1 adall2
当前位置:传媒中国 > 传媒观察

媒体揭秘天津静海传销往事:村民靠卖馒头“致富”

栏目:观察     编辑:牧晓    时间:2017-08-09 12:08     热搜:揭秘,天津,传销,村民,致富

王弋和被骗到静海“蝶贝蕾”传销组织的李文星,有颇多相似之处:都是90后大学生,都想要去IT行业工作——王弋学IOS开发,李文星学JAVA。

媒体揭秘天津静海传销往事:村民靠卖馒头“致富”

李文星 图 / 来源网络

每日人物 / ID:meirirenwu

王弋被放走前最后一天,天津静海下了场暴雨。“蝶贝蕾”传销组织的“大导”(大领导)主动来见王弋,是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生,也是90后。

在组织中,“大导”级别比王弋高了3级,王弋只是最底层的“帅哥”。

他们面对面站在暴雨里,身上很快就湿透了。

“你难道不想赚大钱吗?”“大导”在雨中最后一次“挽留”王弋。破败的院子周围,站满了30多个从各地骗来后被控制、洗脑的年轻人。有人跑过来给“大导”撑伞,“大导”气得把伞摔在地上。

“想,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王弋说。

1年前,王弋和“大导”都是大学生,静海传销让他们后来的命运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猎物”来到天津静海,他们被传销组织拘禁、洗脑、变相洗劫财物。一些像王弋这样的人能够侥幸逃脱,另一些人则选择了加入,用曾经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手段,来控制新的“猎物”。

和王弋命运相似的23岁大学生李文星就死在了这里。从他死亡的地点向东7.5公里,即是静海长途客运站;而向北140公里,是王弋和李文星这些年轻人梦想立足的城市——北京。

求职寒冬

王弋跳了8年舞,腿长胳膊细,他皮肤白,笑起来暖,容易让人心生亲近,提到在天津上学时,会特意强调是大专,“学的贸易,但我不喜欢,基本没怎么听课”。

媒体揭秘天津静海传销往事:村民靠卖馒头“致富”

王弋 图 / 受访者提供

为了找份收入更高的工作,王弋来北京报了培训班,半路出家,转行IT。

他和被骗到静海“蝶贝蕾”传销组织的李文星,有颇多相似之处:都是90后大学生,都想要去IT行业工作——王弋学IOS开发,李文星学JAVA。

到北京,干IT,一度是没有考上好大学、或是专业不理想的大学生们改变命运的一次机会。根据拉勾网携手InfoQ发布的《IT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5年上半年,整个IT行业的薪酬水平位居全行业之首,而北京的IT行业平均月薪位居所有城市之首,达到了1.24万元/月——这个数字同样吸引着王弋。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近千家O2O公司倒闭,“互联网寒冬”悄然来临。到2016年,烧钱、补贴、团队扩张、高薪挖人……这些在前一年还算常见的事,开始逐渐销声匿迹了。

对于转行做IOS开发的王弋来说,最直观的感受是找工作变难了,“原来的项目被撤资了,新工作极其难找”。

互联网的寒意从2015年下半年一直延续到2017年,王弋和李文星一样,都在寻找出路。

“每天发十几封简历,发现要么是自己水平不达标,要么就是待遇不满意。”王弋说。但寒冬对BOSS直聘这类新型招聘网站则意味着崛起的时机。其公关人员称,大量找工作的需求,使得“2015年初期,用户还很少”的BOSS直聘,发展到2016年7月份时,已经完成了5轮融资,注册人数达千万。

这类成本更低、审核更宽松的招聘模式,同样给了“长期缺人”的传销组织机会。求职者的年龄和地域信息一览无余,更方便传销组织筛选。最终,以“面试”或者“入职”为由,同王弋、李文星一样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被骗到“蝶贝蕾”在天津的老巢——静海。

来源:中华网

相关阅读

adl03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