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中国
adall1 adall2
当前位置:传媒中国 > 传媒房产

以假房产证办房屋抵押一路绿灯

栏目:房产     编辑:山歌    时间:2016-09-09 13:55     热搜:房屋

一笔200多万元的房产典质乞贷被拖欠了一年多,债权人上门讨要时却发现,典质房产未完工验收就解决了房产证,而房屋未建好直接致使债权人难以变现房产用于偿还乞贷。

更为吊诡的是,当债权人欲诉至法院催款时,却得知乞贷的企业法人代表捏造房产证并设法在房管部门以假证解决典质手续,犯法金额高达1亿多元,涉嫌非法接收大众存款罪和欺骗罪等罪名,现已被移送至审查机关审查告状。

众多债权人质疑,是房管部门的一路绿灯,才使得乞贷人蒙混过关。本地房管部门表示,帮乞贷人以假证解决典质手续的工作人员,已被调离岗位,将调和企业还钱。专家称,此事背后是某些单位对公函公章的监管乱象,建议严查并问责。

以假房产证办房屋典质一路绿灯

220万元乞贷遭拖欠

一年多来,南昌(楼盘)市民吴志良往复吉安市新干县十余次,但催款一事毫无进展。

2015年3月,吴志良经人介绍熟悉了李华(化名),后者是江西丰瑞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西丰瑞)的法人代表。李华称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欲向吴志良乞贷200万元,愿支付高额利息,并提供房产作为典质。

3月16日,吴志良以0.2%左右的月利率借来100多万元,与李华的老婆兰文娟签署一份乞贷典质合同,并盖有江西丰瑞的印章。合同商定,由吴志良出借200万元给李华,刻日为1个月。两边口头商定,月利率为2.4%。

当天正午,两边就赶到新干县房地产管理局(下称新干房管局),李华为吴志良解决了房屋他项权证。

该证载明,江西丰瑞以其坐落于新干县城南一路9号丰瑞府邸小区12幢、房产一切权证号为第2014121014号的房产典质给吴志良,债权数额为200万元及相应利息等费用。

“李华说这处房产是面积600多平方米的商铺,评价价远超200万元。”因为时间很赶,吴志良并没有看到典质商铺,“房屋他项权证办妥了,我心里就踏实了。”

缘由是一旦有了房屋他项权证,即便江西丰瑞无力还钱,其出借的乞贷也有保障。依据《担保法》有关规定,在房产设有典质,并办有房屋他项权证的情形下,未经吴志良赞成,上述房产不得进行合法交易,不能够解决产权过户等有关手续。

乞贷当天,兰文娟还拜托新干县公证处解决了公证,全权拜托吴志良代其处置上述典质房产。

一个月如期而至,李华却无力还款,“过段时间再还”。因手持房屋他项权证,吴志良并未再三敦促。2015年6月至8月,吴志良又分4次出借给了李华共20万元。

“即便他还不起,我也有典质房产能够变现。”吴志良知想。

房屋未完工验收就发房产证

2015年9月10日,当吴志良第一次亲自赶到新干催还乞贷时,特地去了一趟丰瑞府邸小区,当时的景象让他始料未及。

吴志良拍摄的现场照片显示,丰瑞府邸小区12幢被外墙立架包抄着,典质商铺则连外墙砖都没砌,唯一几根承重柱。

今年9月7日上午,吴志良再次来到了施工现场。时隔1年,小区仍处在建设傍边,多幢住宅楼连外墙立架都没撤,典质商铺还没有粉刷外墙。

“12幢还没通过完工验收,起码要比及来年年初。”几名工人说。吴志良又跑到售楼部去询问,但获得了回答是“全部小区还没有完工验收”。

“没通过完工验收就能够办房产证?”吴志良认难堪以想象。

当天,新法制报记者带着相同的困惑来到新干县房管局采访。该局局长戈亮表示,丰瑞府邸小区确实还没有完工,更未通过综合验收,之所以解决房产证,是为了照料开发商。

“房地产开发商资金链断裂,会影响房屋的交付,最后形成烂尾。为防止这个问题,我们才决定提早把房产证办给江西丰瑞,好让其能典质融资。”戈亮表示,新干县房管局对县区一切的开发商厚此薄彼,都在完工验收前就解决了房产证。他强调,这类做法通过了本单位会议议论,并向县政府报告过。

“楼没建好就发证,一旦江西丰瑞没办法按时还钱,我根本没办法将典质房产变现。”吴志良说。

在戈亮看来,这类做法确实存在风险,假如房地产开发商成功用房产证典质融资,一旦此时资金链出现断裂,在建房屋仍难免要烂尾,届时典质房产就会难以变现,进而伤害到债权人的好处。

假如这类出现局势,该如何收尾?戈亮出示的一份由新干县委办公室、县政府办公室联合下发的《江西丰瑞问题处置工作会议记要》给出了答案。依据会议记要,鉴于江西丰瑞开发的丰瑞府邸小区等3个项目资金断链等情形,要求新干县房管局、新干县城乡建设局、新干县财务局和新干县融资平台出借共3206.64万元给江西丰瑞,其中1500万元收取1%月息,待丰瑞府邸交付应用、整体解封解冻和销售后偿还。

欠款人涉嫌犯法被移送审查告状

屡次敦促,还款仍遥遥无期,为此吴志良曾想将李华诉至法院,但当他找到江西丰瑞时,却得知一个令他七手八脚的消息。

“李华被抓了。”江西丰瑞股东之一的付刚说,2015年12月,因涉嫌犯法,李华被本地警方刑事拘留,已不再是江西丰瑞的法人代表,“之前就有人找到公司要求偿还李华以公司名义借的钱,但实际上公司并未乞贷。”

9月8日,新干县公安局政委吴素忠向记者证明,因涉嫌非法接收大众存款罪和欺骗罪等罪名,李华已被移送至新干县审查院审查告状。

据付刚透露,丰瑞府邸小区的房产证解决好后一直由专人保管,李华未经公司赞成,私自捏造公章,用于与吴志良签署合同和捏造房产证,最后设法以假房产证到房管部门解决房屋他项权证,进而典质乞贷,“李华捏造了大批房产证,欺骗来的资金都调用到了别处,一分钱都没有进江西丰瑞的账户”。

“为了集资,李华用各类方法随处高息乞贷,甚至不吝欺骗,最后东窗事发。”戈亮证明了这一说法。

因为认为典质乞贷是私家举动,付刚认为江西丰瑞不必为李华承当还款责任,“我们也是受害者,应当去找李华要钱”。而据吴志良调查了解,李华早已无力还款。

“辛辛劳苦借来的钱,眼看着要不回来了,我感到自己走入了死胡同。”吴志良很无奈。

对此戈亮表示,经屡次调和,江西丰瑞现乐意为李华支付乞贷,“今年10月便能够开始陆续支付”。

付刚也表示,待公司资金富余时,江西丰瑞乐意担下这笔债务。

房管局被指未尽审查责任

吴志良的遭受并不是个案。

据新干警方透露,李华用相同的手段在新干县骗了一大批人,涉案资金高达1亿多元。

付刚向记者透露,李华捏造房产证上的房屋面积高达6000多平方米,如今本地政府已成立工作组参与调查。“为了要回乞贷,受害者们已提起了民事诉讼,但依照先刑后民的原则,这些诉讼均已被法院采纳。”

吴志良也曾接到新干警方的电话,询问其是不是要报案,但缘由是先刑后民原则的挂念,他拒绝了,“一旦报案就进入了刑事程序,时间要良久,可我急等着要钱啊”。

深陷维权窘境的吴志良把锋芒指向了新干县房管局:房管部门在解决房屋他项权证时为什么不审查有关资料,致使李华顺利以假证蒙混过关?这和房管部门在未完工验收时提早解决房产证是不是存在因果关系?

“恰是缘由是房管部门的一路"放水",让李华得了逞,最后致使债权人的好处遭到了伤害。”吴志良认为,房管部门和新干县政府有不可推辞的责任。

对此戈亮并未过量解释,只是回应:“房产证是李华个人捏造的,他骗了解决房屋他项权证的工作人员,后者已被调走了。”

假证缘何畅行无阻 政府应启动问责机制

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江西省犯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颜三忠认为,李华为谋取私利,私克己造国家机关公函用于欺骗,已涉嫌捏造国家机关公函罪,本地司法部门严肃穷究其刑事责任在道理当中。

颜三忠还提到,假如查明房屋他项权证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解决,其中存在好处保送,本地审查机关还应彻查新干县房管局的有牵涉案人员,依法穷究刑事责任,“其举动已涉嫌失职罪”。

“本地房管部门也负有不可推辞的责任。”颜三忠强调,解决典质手续必须严厉审查资料,假如不是本地房管部门没有严厉遵照有关程序,何故会出现假证一路绿灯?本地政府应启动问责机制,深刻调查假证缘何畅行无阻。

关于房屋未经完工验收即发放房产证的举动,颜三忠认为,新干县政府的动身点虽好,但如此为房地产开发商提供融资平台其实不可取。

依据有关规定,只有在住宅工程经完工验收立案后,方可解决产权证。一旦房管部门冲破这个程序,让未建好的房屋进入了交易市场,就会增大交易方的风险累赘,极有也许致使其合法权利没办法保障,典质房产难以变现就是一个显著例子。更有甚者,借使在建房屋烂尾了,开发商又无力偿还所融到的资金,这个恶果谁来买单?

“新干县的方法,是由政府出资陷害开发商,这类做法也有待商议。”颜三忠指出,政府部门的资金都起源于财务,而财务资金的应用必须通过预算,相符有关法律法规,如今仅凭一份会议记要,财务能出借如此庞大的一笔乞贷吗?假如房地产开发商最后资金链断裂,既还不起这笔钱,在建房屋又烂尾了,政府问谁要回这笔巨额乞贷?”颜三忠表示,政府为企业服务的方法,不该该大包大揽,这不只有政府过度干涉市场经济的嫌疑,并且政府插足管理得越多,越简单给企业形成政府权力扩展化的印象。政府应当做的是为企业努力制造出好的外部环境要求,要勇于让市场自行运作。

文/图 首席记者郭俊

来源:传媒中国

相关阅读

adl03
adr1
adr2